他伸手把月亮关掉,只剩下自己和满天的星星。

有些渴了,抬头,割下一小块星空,星光璀璨,成色依旧不错。

熟练地切块,榨汁,接了一杯。喝一口,凉凉的,还不错。

看着这璀璨的一切,他很开心,又开始细细品味这种开心。

不一会儿,开心的深处,涌出一股心酸——总是如此——这星光跨越多少年才到了这里?

这漫天的星星又是为谁闪耀?为谁陨落?

他又伸手关掉所有星星,只剩下他和一片黑暗。

有些冷清,还是把星星打开吧!

又是漫天的银白,不过整个儿是忽明忽暗的,他的眼睛快睁不开了。

"又是Dionysus那家伙,上次还没找他算账呢!

今天不能再让他得逞了,不能睡过去,绝不。"

划拉着步子,来到一汪清水旁,深吸一口气,把沉甸甸的脑袋浸在一片冰凉之中。有些清醒了。

皮肤受冷,血肉收缩,身体上凝结出几个小冰块。一共八个,正方体,玲珑剔透。

里面有字!写的什么?拼起来——"我习于冷,志于成冰。"

不一会儿,冰块化成了水,再一看,水也消失了。

"什么也没了?" "刚才都在的。"

"真有字?" "真有!"

"我不信,你怎么证明?" "刚才都还在的!"

"现在呢?" "也还在。"

"哪里呢,我没看见。" "只是你看不见。"

"呀,确实是这样!" "一直都是的。"

"你说的不错。" "那当然。"

击掌!哗啦……溅了一身的水,水中的倒影也变得模糊.

继而不见——他闭上双眼,睡了,在满天的星星下,一汪清水旁。

"你醒了,感觉好些没?"

他眨了眨眼睛,一笑。

"好多了,只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。"

起身穿了衣服,叠好被子,拉开窗帘,阳光一下闯进屋里来,耀眼的很。

他有些感慨, 还是梦里好些——至少可以睡在卧室的床上, 而且再也不会着了Dionysus那家伙的道!

这样看,还得感谢他了?

"不能谢他!"

"为何不可?"

"就是他把你弄到这里来的,可别忘了。"

"你看,这里有床和卧室,多好。"

"你出门看过的,这里还有其他很多东西。"

"这倒是。"

"都很奇怪不是吗?"

"是的,都很奇怪。"

"明白就好!"

"嗯,谢谢你。"

击掌!哗啦...镜子碎了一地。收拾了下碎片,他又躺在床上,闭眼。

一汪清水旁,他醒了。满天的星星一闪一闪,好看极了。

"要是Dionysus在就好了。"


最后更新: 2023年1月29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