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大学

某日清晨,我的大学

四年前,我来到小岛,来到海大。

若把城西小校门看作六点钟方向,出租车司机是把我放在大概六点半方向,并指明校门方向。而我先走到了十一点的位置,没找到校门,问路,折返,又走到两点钟方向,问路,折返,然后找到校门,至此完成我大学的“入场仪式”。

那时候的我绝没有想到,之后的几年我依旧会这样在真正的目的地旁边绕来绕去…

我从高考的阴影走出来,满怀信心地开启大学生活。我有很多想做的事,但是逐渐发现大学生活并非我想象中的那般美好。我在想自己真正想要的大学生活是什么样的,没想通,当时认为大概是自由吧。

后来渐渐了解到真实的社会,真实的一切。我觉着很多事不对,想做些什么,但是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到,我开始想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。但我没觉得自己做错什么,所以我一度认为“错的不是我,是这个世界”。

我觉着这世界太残酷,太喧嚣,太容易让人迷失了…

某日深夜,我的大学

自毕业这段日子以来,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——在我的大学,我所得到的到底是什么?

开始我是这样想的,首先是一个刚刚步入校门的我(当然是完成“入场仪式”之后),不妨记为$I_{input}$。这时候的我,经历了高考的失利以及之后的重新面对;拥有对大学的美好憧憬,渴望着那未知的一切;有着清晰的自我意识。之后四年,也就是现在的我,不妨记为$I_{output}$。如今的我,经历了考研的折磨(于我而言,这点毫无疑问,无论如今结果如何)以及之后无尽的疲惫;似乎有些看轻未来的一切(一切,没错);自我意识自然也是更为清晰。

那么我的大学约等于$I_{output} - I_{input}$,是否能够称之为成长呢?或许是,毕竟又经历那么多事情,思考了那么多问题,人之所谓阅历总是有所提升的。又或许不是,毕竟我一直认为的就是这样——机械的劳动以及所谓的苦难与奋斗无关,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它抹杀了很多东西,无可修复,镜子碎了就是碎了。所以我又很难称之为成长。

所以我又想到,说清楚某个东西是什么,比如$I_{output} - I_{input}$,其实是很难的事情。那么,先退一步看下其表现出来的属性,根据其属性来判断其本身也是勉强可行的。那么,我的大学是好些还是坏些?值得余生去追思还是就此任其四处流散直至寥寥数语?

我还是陷入了困难,我没有答案。但总是想总是会有一些可以用文字表达出来的:

虽然前两年还是比较瘦,但是现在已经稍微胖点了;虽然自己觉着变得黑很多了,其实只是比以前黑了一点;眼镜又加了100度;考了研继续读书;做了自己想做的事,读书,编程,游戏,动漫等;做了自己不想做的事,比前者多太多了;在每个当下都去尝试做了很多“当下的我不可能去做的事”,全是悲喜交集;明确了人生的终极目的是改变世界,明确了自己基本不可能改变世界,明确了自己还是要去改变世界,明确了自己想要的世界是“真实的世界”(而非“景观的世界”),明确了在这个世界去找寻真实的人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(概率论上说,或许就是概率为0的事件)。

所以现在对于$I_{output} - I_{input}$,这个约等于我的大学的东西,我的认识是什么呢?大概是这样的:

` 我曾听闻王国覆灭,终归无闻。
( 一直学习,一直寻觅。
^ 灾难始终慢我一步
) 过往成了我今日的梦魇。
] 他们的意志根本承受不了我眼中的所见。
[ 每个人注定都要重复历史,这也是我的来路。
- 我犹记得这泪珠滑落的时刻。
* 如果我根本懒得在乎,这一切都会变得非常容易。
+ 我还记得曾经肩头上只扛着一个世界而已
& 我希望自己的悲剧能够不再重演!
# 眼望四野,心无苟且。
@ 也许会失败,但我不会放弃。
/ 哪怕一次也好,我想要的一夜安眠。
某日上午,我的大学

​ 四年后的我驻足在那个又破又小的校门边上,细心打量那个四年前的自己:他瘦瘦的,看起来比较疲惫。拉着个行李箱,背着一个包,一个人走着。眼神中充满青春的气息,他还是很期待未来四年的生活的,想象着未来将会有什么冒险……此时之我多想跨越时空走到彼时之我的身边,告诉他说,其实四年之后你将依旧孤独,依旧幼稚,但却在不断老去;告诉他,请务必变得坚强。

本文标题:我的大学

文章作者:不秩稚童

发布时间:2019年05月20日 - 09:06:47

最后更新:2019年06月28日 - 14:57:32

原始链接:http://datahonor.com/2019/05/20/大学/

许可协议: 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禁止演绎 4.0 国际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。

击蒙御寇